舜帝君山留二妃

编稿时间: 2019-05-14 00:00 来源: 澳门金沙澳门金沙网站网址官澳门金沙网站 浏览量:1次  字体:

舜帝年轻时天资聪颖,心灵手巧。他曾于历山耕耘,也曾在雷泽捕鱼,河滨烧陶,寿丘做木器,以后又在河东经营盐池。他把本领教给人民,率领人们发展农业,手工业。

一天,舜和娥皇、女英两位妃子在平阳宫内漫步赏花,司马武急匆匆地跑来报告:“南方三苗又闹事了,把您派去的州牧芊都赶跑了。”

乍一听这消息,舜大吃一惊,怒气冲冲朝武朝宫门走去。二妃见状急忙退下。

舜思潮起伏,久久难以平静。自黄帝开创基业以来,华夏族和苗族打了几百年的仗。舜承帝业,盘踞中原。华夏族首领野心不死,屡次征讨苗民,苗民何罪?累次讨伐他们,损其财物,杀戮其人民,苗民如何能归顺?

舜在朝阳宫召开了“内阁会议”。与会大臣,有后稷、司徒、皋陶、共工、虞、伯夷、龙等各部门首长,对苗民的叛乱,他们一致主张征集大军予以征伐。在他们看来,征讨三苗这种高傲不驯的顽劣民族,是天经地义的,是伸张正义之举。管教化人民的司徒契说:“三苗不服王化,杀无赦!”管刑化的皋陶说:“只有将苗民斩尽杀绝,天下始得太平。”管发布政令的纳言龙,更是振振有词:“中国与三苗不共戴天,战争势在不免。否则,战祸蔓延,后果不堪设想,望我帝早为定夺。”

舜微闭双目,手捻须,默不作答。深思片刻,他果断地说:“我的意见以教化为主,征讨为辅。几百年来,战乱频繁,劳民伤财。我们好不容易平息战乱,争得了和平。人民刚刚从水患中挣脱出来,又大动干戈,必将激起天怒人怨,因此,我决定亲自南巡,正因为我年事已高,才要为后世做出化干戈为玉帛的榜样。”

众大臣知道舜主意已决,不再阻拦。于是舜命司徒契大量备置梨铧、锄锹,以及陶器木器;又命司马武征调五千兵马浩浩荡荡一同南巡。当他们船过云梦泽,刚刚进入三苗国土,一阵狂风暴雨阻挡了他们的行程。舜帝只得令部下将船只泊在泽中洞庭山下,只等风息雨骤后再行起程。

再说舜帝南巡后,娥皇、女英为舜非常担忧。舜以八秩高龄,率师南巡,自平阳到苗州,千里迢迢,他能受得了这鞍马劳顿么?再说他还能象年轻时那样勇冠三军么?如果苗民不能臣服,他病了谁来护理?伤了谁来照顾?万一客死途中或阵亡苗地……她们简直不敢往下想了。

在过去多少年中,舜每次出征或巡狩,娥皇与女英,总是如影如随行,不离左右。她们或者辅佐夫君运筹帷幄,或者戎装出战陷阵冲锋,好不恩爱。如今夫君南巡,留下她们形单影孑,悲伤不已,她们决定南下追随夫君。

帝舜四十二年冬天,娥皇女英历尽千辛万苦南下寻找舜帝,当她们到达云梦泽时,狂风暴雨将湖水掀起两丈多高。她们示畏风浪,加强一叶小舟直驶向茫茫大泽。当她们的小船经过洞庭山时,娥皇一眼望见岛上飘扬的舜帝部落图腾,一阵惊呼,遂同女英驾船直驶洞庭山。

再说舜帝被风浪阻于洞庭山已达半月之久,还过多少日风浪才息也未偿知道,他不仅忧心焚焚。这日,他站在望湖峰上忧愁地望着浊浪排空的湖面,忽然发现有库国方向红光一闪,本来十分明亮的天空变得色彩暗淡。他情知不妙,急忙唤过伯崇来。崇屈指一算,脸色骤变。舜帝急问,巫士答曰:“帝弟病重,已入膏。”舜顿足痛哭。正哭着,舜一眼看见湖中和风浪搏斗的二位夫人,急令人前去接迎。

二妃被士兵扶上岸来,远远地看见舜帝含泪向她们走来,她们不顾全身湿漉,扑在帝怀里失声痛哭:“好夫君,我们知道你会平安的。”帝哽咽:“夫人,把你们辛苦了。”

看到夫人来到舜帝身边,百官自是欢喜,他们希望二位夫人能阻止舜帝南巡。

一日,伯崇又来觐见:“据南方诸侯来报,有一怪物出现于崇山,兽身人面,乘着两龙,他们不知道是何神祗,因来询问。”帝舜道:“汝从前号召百神,诛擒万怪,当然能够知道究竟是什么神怪,汝猜猜看。”“兽身人面乘两龙的神颇多,不过出现于南方苍梧方向,可能是应您来的。此怪涂毒生灵,不除可苦了百姓。”崇答。

舜帝听罢焦急异常,他心情沉重地奔夫人住所而来。娥皇、女英见夫君面色凝重,即上前抚慰。帝默不作声,详装笑脸,挽了她们的手直向湖边走来。

天依旧阴沉着脸,狂暴的风将浊浪掀起两丈多高。泪水从帝眼中涌出。娥皇不解,即问:“夫君有何心事?”

舜长喟一声:“明天不管风浪如何,朕决定继续南巡。”

女英劝道:“南方道远,帝春秋高,时事险恶,夫君不如取消南巡。”

帝舜道:“吾弟象病危,在理应该前去看望。况且现在妖兽降于苍梧,残害百姓。三苗之国本来是好乱而迷信神道的,他们会加紧叛乱,朕实在放心不下。”

娥皇掩面哭道:“夫君不如将大政尽行交给伯禹,何不就在这洞庭山隐居下来,与臣妾一道恩恩爱爱,享尽天伦?”

舜帝摇头:“大政虽交伯禹,但是朕于国于民仍当尽其义务,不敢以付托有人而遂一切不管。所以朕此番之行只好于儿女私情不顾了。”

娥皇、女英双双下跪:“夫君,让我们跟你一起南巡吧。”

帝舜扶起二位夫人:“南方蛮苗性情险恶,朕不忍心尔等前往,朕留二小兵保护尔等,并在此筑一茅舍,尔等在此等朕,朕一定平安回来在此同夫人共享天伦之乐。”

二妃知帝意已决,劝阻无用,只是啼哭。说来也怪,第二天风平浪静,舜帝率众登上木船直向三苗国驶去,娥皇女英同帝舜挥泪垂别。

没想到舜帝这一去就不复返了。二妃听说舜帝战死苍梧的噩耗,悲痛已极,大声痛哭。这番哭凄惨之极,二位妃子泪尽继之以血,挥在竹上,竹的颜色大变,斑痕点点。再后来,二妃寻帝不着便投入洞庭湖,作了水神。《山海经》、《史记》皆记载了这段轶事。